首批国家软件产业基地
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
国家创新人才培养示范基地
首批“国家备案众创空间”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类型
园区资讯
月份
全部

12

2016-06

何云鹏:创业是跟过往说再见

分享至:


天象互动CEO何云鹏

  一个人被贴上一个标签代表着什么?圣人之于孔子,武圣之于关羽,诗仙之于李白。这些固化的标签成为以上人物千古不换的招牌,意味着身份,意味着辨识度,也意味着人生高度。但有很多时候,被人打上标签也是一件挺苦恼的事。

  何云鹏曾经就是如此。在之前,他通常有两个身份被外界所知,一个是前百度91的高管,一个是天象互动的创始人。前者代表着他打工生涯的巅峰,后者是他最为认可的创业形象。但在一年多前刚创立天象互动的时候,他不得不始终挂着“前百度91高管”的身份出席各种场合。为什么呢?我们得从他决定创业时开始说起。

  2013年,百度并购91无线,19亿美元的并购价格创下了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并购案的记录。在当时,有人认为百度是钱多人傻,而也有人认为百度是为了抢占移动互联网的入口而不得不花费大价钱进行布局。事实也证明,百度的并购并不是钱多瘆的慌,而是在抢入口。

  当时的何云鹏已是91的高管,在移动端,91已属于一流渠道之列。公司内部雄心勃勃,创业气氛浓厚,大有天地之大,万物任由我驱使之气势。依照当时的形势看,91也的确有可能发展为移动互联网中国内前三甲的入口。但当时的网龙更倾向于拿这个潜力股与百度换取大量的真金白银。后面的事就是,百度与网龙达成了交易,缔造了当时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并购案,而何云鹏在数月之后离职创业。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有点像当时何云鹏的心态。

  如果没有那起并购,何云鹏如今的身份或许依然会是91的高管,过着管一方水土,行分内之事的生活。但结果是他成为了一个创业者,要事无巨细的操心公司上下具体职务,要肩负起一家公司的兴亡之责,更要在竞争激烈的移动游戏行业跑马圈地。

  

  筑地基

  从一个发展良好,体制健全的互联网公司到生涯中的又一次创业,何云鹏实现了人生最大的一个跨步。但当时他已是近不惑之年,在90后创业者遍地花开的时代,他显的有些“老”了,有圆熟之风,少刚方之气。

  但他从不觉得自己“老”。“打个比方,如果我这年纪再创业都算老,那褚时健呢?美国有许多游戏开发者都以高龄状态在从事一线的研发,但他们依然有很不错的状态。所以做什么都看心态,心态好,年龄大不是问题,心态不好,年轻人也容易陷入左右踌躇的困境。”何云鹏笑谈。这话说的像是北宋诗人程颢的《春日偶成》描绘的,时游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如果没有这种心态,所谓的创业就是沙中筑塔,没有夯实的力量去支撑。像是细雨过地皮湿,没渗入土壤深处,也不触及树木根须,只要有微微的风,就被迅速的风干。

  在去91之前,他在上海呆了16年,前5年的时间都处于创业状态,可从没有成功的先例。有时候甚至是资金断链,不得不用信用卡透支来给员工发工资,可谓一把辛酸泪,彼时成功是路人。或许也是因为当时创业未成的一股执念,让何云鹏始终有着创业的心思,创业于他而言就像是一则未尽的故事,他想把这个故事写完。

  有两件事对创业特别重要,一个是决定做什么,另一个是在哪里做。前者决定了方向,后者决定了生长环境。当时,渠道出身的何云鹏没有选择渠道方向进行创业,这算是舍己之长。但这是有原因的,做渠道比做研发,发行要难得多,在没有BAT为背景的当下,想要做成一个像样的渠道无疑是痴人说梦。所以,研发+发行成为了何云鹏创立天象互动的方向。

  而在选公司地址上,他也踌躇了很久。按常理而言,北上广深都是不错的选择,这些一线城市有其他城市不具备的地利资源,以及身处一线对行业的敏锐度。这些地方何云鹏都考虑过,但最后却决定将天象互动的大本营安在成都这个二线城市。这是为什么?

  成都对于何云鹏而言并不陌生,这里是诸葛武侯的归属地,是川菜的故乡,这里被喻为天府之国。有辣椒,有辣妹,还有陆放翁的诗歌,“成都海棠十万株,繁华盛丽天下无。”更重要的是,之前这里有数百家的游戏公司驻扎。何云鹏觉得一旦有一个地方能吸引如此之多的游戏公司,说明基础产业已经渐趋于成熟,至少基础人力的供给可以得到满足,在基于成都宜居的生活环境,错位竞争法则等,何云鹏决定将这里作为天象的根据地。

  他当时还发现了一件怪事,成都的游戏公司多则多矣,却几乎是清一色的中小型研发公司。而一个健康的环境应该是产业链有上下游,有研发就应该有发行。他觉得这就是他的机会,如果在成都安家,意味着天象将有庞大的“游戏库”储备。

  九层之台,就此起于垒土。

  


  打江山

  打江山是一个持久战,有些人打了一辈子最后此生了了。有些人发迹于微末而后一战成名。何云鹏从创立天象之初就没想自己会是上天的宠儿,压根没做过能成为暴发户的黄粱美梦。所以最初他给天象订的目标很小,想着一年能赚一千万就足够了,甚至是不亏就好。有着这样念头的创业者才真正的是脚踏实地,从微末中出发。

  但这个出发也不容易。怎么说?天象互动刚成立之初,跟一般的手游公司并无二致,是太仓中的一粟。为了让外界知道天象互动这家公司,何云鹏必须出席各种场合进行所谓的刷脸。但也因为是新公司,他有时候也尴尬于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身份,经常是他自个唾沫横飞,他人对“天象互动”茫然以对,然后两相一望,四下无言。所以他不得不用前百度91高管的身份来对天象互动加以润色。这既让何云鹏无奈,又不得不如此,百度91高管是他的过去式,他很想翻过这页以天象互动CEO的身份在圈子中走动。每当以前百度91高管的身份来描述自己时,他都会有一丝不自在的束缚感。

  比尔盖茨说过,“这个世界并不在乎你的自尊,只在乎你做出来的成绩,然后再去强调你的感受。”何云鹏深知,要摆脱之前的身份,就要将天象做到一定的程度,至少要让外界知道天象互动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而何云鹏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这算是何云鹏创立天象互动的后的另一个目标。

  在业务层面,天象互动在去年很快的并购了赤月科技,这桩并购在现在看来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战术。天象互动以这种方式很快让自身有了研发实力以及产品,是壮大自己的第一步。而后靠着《三国威力加强版》等游戏迅速的站稳跟脚,在去年八月,天象互动旗下产品月流水突破了7千万,可谓里程碑式的胜利。到了年底,何云鹏一盘算,天象互动一年竟然做到了2.2亿的业绩,远远超过了之前预计的目标。

  业绩超过预期这是一个意外之喜,但更让何云鹏欣喜的是,他终于可以逐步剥离前百度91高管的头衔,以天象互动CEO的身份成为行业中的一个不可忽视者。芳林新叶催陈叶,到了今年,何云鹏出席任何场合都鲜少提及百度91高管的身份,他将这个标签彻底摘去,并且得到了能代表自己生涯目标的标签身份。

  也因为业绩的出色,在今年初,金亚科技收购天象互动的消息不胫而走。应该说,那是何云鹏第一次触碰资本,而当时天象互动的估值高达22亿,对于一家成立一年都不到的手游公司而言,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奇迹。换个方向说,何云鹏的创业生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虽然这桩收购后来因为金亚科技的被调查而终止,但也从中让何云鹏与天象学到了许多,比如资本能带来什么?又该如何去拥抱资本?

  在资本上,何云鹏并不是操盘老手,尽管外界老有传闻说天象互动在起步之初融到了1.5亿的资金,但何云鹏本人乃至于天象互动的所有初创者表示从不知道这个数字从何而来。实际上,他们没从资本上拿过一分钱。“其实我们挺想成为富二代,但是家境不好,就看看能不能成为富一代在说。坦白的讲,天象一路上是咬着牙走过来的,之前想借助融资形成一股力量,但融资没那么乐观,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创业之初的艰辛,只有他本人感触最深。

  可以说,“被收购”一事给何云鹏与天象带来了诸多的考验。评估、改股、重组,完全是摸着黑硬着头皮上,有流程模板也没用。他在今年才知道,原来一家公司上市还要有这么多的部署工作,外界看到的是数字,内部折腾的是精力,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走到了后来,资本的力没借助上,反而促使天象互动回到了业务层面,当时的何云鹏的心理大概是这样的“找不到大腿,我们就试着让自己变成大腿吧”。

  当然,在何云鹏的心中,一直有一把标尺来衡量时间与价值之间的平衡点。他认为任何交易都有一个性价比,而不管什么时候天象互动都不会放弃独立发展这条路。这里的独立意味着何云鹏内心还是想让天象互动能够更有自主性的发展,而不是成为其他公司的一部分。在金钱利益与创业梦想之间,他始终是后者坚定的信徒。

  让公司回到业务层面的好处是,能够聚焦于产品。在今年,让天象互动声名大噪的手游《花千骨》以影游联动的方式问世,电视剧的火热让这款游戏也同样的热度席卷全国。《花千骨》一度创造了月流水2亿的超高数字,不仅让天象互动披上了新晋土豪的外衣,也让爱奇艺游戏愈发看重影游联动的价值。

  那段时间,何云鹏不管到任何地方,《花千骨》都是他绕不开的话题。有人问数字,有人问产品,也有人问营销要点,还有人问成功的经验有哪些。何云鹏其实挺苦恼,数字是摆出来的,产品是大家可以亲身体会的,营销更是看在眼里的,经验呢?复制成功从来都不是一件靠谱的事,他压根就没指望过天象每次都能有这样做出爆款的案例。而还有一部分人关心,何云鹏往后是否会坚持走这条路,深挖掘进,成为影游联动的忠实拥趸。

  的确,如果单看《花千骨》,影游联动是一条非常好的路线。但何云鹏从不迷信于某种,或者说某种偶然性大于必然性的模式。股神巴菲特有句名言是,“别人贪婪时我要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要贪婪”。在他人对《花千骨》表达出艳羡之时,他早已从贪婪出脱身,看到了恐惧。

  恐从何来?惧又何解呢?在何云鹏的认知中,IP并不代表着成功,哪怕是最知名,最顶级的IP。把市场上所有IP产品聚集起来对比,实际上成功的产品凤毛麟角。如果将做产品比喻成考大学,那么IP能加分,却不能保送。而从大环境而言,少数的成功也不具备代表性,所谓的华丽外衣都只是外界主观给予强加上的,就像今年国产的动画电影有《大圣归来》这样的产品,但不代表国产动画就能够跟好莱坞比肩。

  经验主义的特点就是虚而能受,不会被短暂的辉煌所迷惑,有绵长之力。

  做企业

  打下了部分江山后,运营企业的内功就要开始渐趋于纯熟。一个合格的领袖永远要懂得适时的扑灭团队的骄傲之火,懂得在团队颓丧时打一管鸡血,懂得在规模变大时理顺结构。实际上,企业跟人一样,会有波动,也必须得有波动,不能心如止水,不能像无波古井。天象从创立到现在不到两年,团队成员从一开始的寥寥无几到五六百号人,这么短的时间内意味着大家都是天象的新人,要让一群新兵蛋子形成战斗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何云鹏将天象能有今天的成绩总结为两点。一点是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基于梦想而形成的团队才能在短时间形成战斗力,价值观的认同有时候甚至超越了金钱带来的作用。另一点是努力,作为天象互动的CEO,何云鹏其实颇为惭愧,因为常常在他准备回家时,一群同事在灯火阑珊之时依然伏案拼搏。但好在他有一个好团队,说起公司的拼搏精神,何云鹏颇有自得之色,说在成都的游戏圈,天象的冲劲一定是数一数二的。应该说,虽然深处在生活较为安逸的成都,但天象互动的员工人人都当自己在竞争激烈,快节奏的北上广中。

  如今的天象员工是典型的“老中青”结合,例如有何云鹏这样的圈内老戏骨,还有30出头正当其时的管理层,以及朝气蓬勃的90后。这是兼有创意与当下文化的地气,同时又有企业战略与管理的经验的组合。就目前来看,何云鹏很满意这样的组合。

  做企业还有一个要点是永远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大公司。就好比如今的何云鹏,不管《花千骨》如何成功,公司膨胀几何,他始终都强调天象是一个追赶者而不是领先者。在他看来,回到本质做产品,做用户服务远远比浮躁的去资本市场掘金来的好,一家企业到了一个阶段,比的不是百米冲刺速度,而是持久性。

  如果以年为单位,那么天象在目前算是有两个版本的变化,何云鹏将之称之为天象互动的1.0与2.0,而在2016年,天象还将有3.0。

  1.0的关键词是“懵懂”,去年天象刚刚创立,可谓摸石头过河,一切都是未知世界。天象的方向是研发+发行,同时也做一些投资,在当时何云鹏的认知中,投资是股份占越多越好,后来发现,投企业与自己做企业是两个概念。1.0的天象是不断的学习与试错,在这个过程中找到自己正确的认知。也算是一个打基础的过程。

  到了2.0,天象产品有了,方向更加明确了,就得开始讲发展策略了。所以2.0的关键词是“策略”。比如今年天象做了影游联动,这是产品上的策略,比如何云鹏对投资更加的理性,会选择拿资源+资金的方式进行整合,更加理性化。讲策略的好处是,天象变成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企业,不会因为一个动作失败而影响到整体。

  而3.0的要求就更高了。一个策略可行后就得想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公司在一个细分领域做好之后,就得想有没可能做到更多。所以,何云鹏规划的3.0关键词是“突破”。在有基础,讲策略之后,天象互动必须化身为尖刀,从变幻莫测的市场中挖掘出自己的竞争力。

  何云鹏一直认为未来的手游行业是是一个top20的游戏企业会把大部分蛋糕分掉。这里的top20有可能是以公司为个体,也有可能是以集团企业为单位,还有可能是以IP为联系的产业链上下游。但这也就意味着,当下全中国差不多两万多个游戏团队将不得不面对垄断这一未来残酷的形势。实际上,如今的市场也开始呈现这种变化,腾讯与网易就宛如两座大山。

  在他的理想蓝图中,大家应该是有钱一起赚,而不是我赚到钱了,你倒闭了。如果是这样,那么天象往后恐怕连员工都招不到。游戏行业不应该是你死我活,更不是在血海中吞噬彼此的肉糜,而是共存,共利。这是何云鹏理想主义中的一面。

  谈情怀

  “我挺想看未来手游行业剩下的会不会有我,这是一个情怀层面的事,有时候在小区剪头发,都能碰到玩我们游戏的人,他们还充钱了。或者走在路上看到有人在玩天象出品的游戏,这是做文化产品的乐趣。就像行业中的暴雪,它是游戏人的终极目标,我觉得人都应该有想法。”撇开公司的业绩,何云鹏其实暗藏着游戏人感性的一面,但这一点他从没对外界透露过。

  他说的对,做文化产品的乐趣就在于能不能得到认同与共鸣,能不能让受众者感到切实的乐趣。就像是一个导演,票房与口碑都是重心,得到票房失口碑只能算是商业上的成功。比如一个脱口秀表演者,他们最大的成就感就是下面的观众会有多少欢笑。比如一个厨师都喜欢听到食客夸赞食物美味一样。

  这种满足不是公司赚到多少钱能够带来的,所以他喜欢看到有人玩天象的游戏。尤其是他现在不再是一个无名小卒,整天不是忙着工作就是忙着见人,寸寸弯强弓,无休无止地折腾,知道游戏的评价都是从下级的汇报中得来,能切实的街头巷尾的玩家在玩天象的游戏,他格外的满足。

  在这个时候,他不是一个能决定一家企业生死的CEO,更像是朴实无华的手艺人,从繁花中探出头来看到了本然。发觉大家都是游戏热爱者,不分彼此。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里有句话说“人生没有目的,只有过程,所谓的终极目的是虚无的。”何云鹏如今在职业生涯上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不懂,他自己也说不清。他曾以出来创业能一年赚1000万为目的,到后来数字变成了10亿,甚至是百亿。但他们真的是目的吗?或许只是过程,过程会一个一个的消逝,目的则永远在变化,最后融于虚无,成为人永恒的追逐。


虚拟园区入驻

海外工作站预约

提交申请

天府软件园海外工作站服务申请条款

1. 天府软件园海外工作站(以下简称为“工作站”)是成都天府软件园有限公司与海外企业、机构联合建立的海外服务驿站,旨在为成都高新区企业在海外的短期工作提供便利。目前在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市设有服务站点。

2. 工作站为高新区企业在当地的短期工作提供免费服务和收费类服务,其中免费类服务为申请表中所列项目,收费类服务需要由申请单位与工作站运营单位商谈确定。

3. 工作站为公共场所,其运营机构有权对服务设施、服务时间进行调配,以满足不同申请人的需求。

4. 工作站为申请人提供安全且符合申请需求的场地、服务内容,申请人须自行保管好随身财物和所携带的资料、数据。

5. 申请人需爱惜工作站的设施和资源,如造成工作站设施、设备损坏或丢失须按照当地采购价格进行赔偿。

6. 申请人不得利用工作站从事违反中国和当地法律、法规的活动,如申请人在工作站有违法行为,工作站运营单位有权终止服务。

7. 申请人在工作站接受服务期间,人身安全(包括但不限于生病、伤亡事故、交通事故等)及财产安全自行负责。

8. 申请人须对工作站服务进行确认和评分。

留言反馈

天府软件园预约看房申请表

AI创新中心预约看房申请表

天府长岛预约看房申请表

企业/团队信息

  • 企业/团队名称*
  • 营业执照扫描件 上传
  • 项目分类*
  • 项目名称*
  • 企业计划书 上传

企业负责人/联系人

企业/团队信息

  • 企业/团队名称*
  • 营业执照扫描件 上传
  • 项目分类*
  • 项目名称*
  • 企业计划书 上传

企业负责人/联系人

企业报修申请